当林改遇上“股份制”

新闻观察 |来源:本站 |2015-12-10 17:36:17

邵武市芹田村成立竹木种植合作社,数百亩山场造林公开竞标,全体村民入股合作社,均权均利不分山,林权改革实践有了新突破。

当林改遇上“股份制”
吴柳滔 /撰文    李俊/摄影


前不久,邵武市城郊镇芹田村举办了一场招标大会。

这次一座320亩的山场退拨回村,芹林竹木种植合作社用公开招标的形式决定谁来负责造林。参与投标的共有8位村民,经过几轮竞价,最终吴进华以每亩1055元的最低价夺标。

吴进华将负责这座山场的林地准备、造林、3年抚育等工作,郁闭成林后,合作社会付给他337600元。这笔费用由合作社的股东芹田村全体村民承担。

芹田村共有1396口人,每人占1股。同时,村里有100多个计生户,他们可得奖励1股。所以,全村共有1498股,每一股为今年这320亩山场的造林等前期工作出资225.2元。招标结束后,村民们来到合作社,一手交钱,一手领股权证。

在外开办机砖厂的村民黄福祥对村里这种创新做法非常满意,他说:“我在外地开厂,老婆在城里照顾2个小孩上学,家里的田和山根本管不来,现在村里分山,我不用去争去抢了,我家4股,这次交了不到1000元,以后等着分成就行了,我安心在外面做生意。”

均权均利不分山,这就是邵武市芹田村创新的深化林权改革新模式。

林权改革=分山到户?

2003年,随着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林业发展的决定》出台,福建省开始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探索。时至今日,全国各地林改的做法都是“分山到户”,而“分山到户”现已几乎成为林改的代名词。

笔者从许多乡镇干部、村主干、县市林业局干部口中了解到,林改11年,一刀切的分山到户已经开始显露出种种弊端。

2012年6月,下派村支书庄新来到邵武市城郊镇芹田村上任,一来就面临一个问题:分山难。

邵武市人大代表、芹田村党支部副书记张祥利介绍说,2009年,村里收回47亩林地,2010年800多亩,2011年300多亩,2012年386亩,2013年320亩,全部分不下来,最后只好有的山场由村集体去造林,有的山场抛荒。

为什么分不下来呢?张祥利说,这里边利益关系太复杂。一是山场太小,全村1363口人,即便是一座47亩的小山场,也要分到每个人头上,每人20多平方米,界线如何划出来?二是即便同一座山场,各个地段的光照、水源、土壤肥沃程度不一样,而每个村民都想要最好的地段。三是分山方案争论不休。有的村民小组长说:“这座山在我们小组地界内,世世代代都是我们组的,村里其他小组没得分。”而其他小组长则反驳道:“那以后村里做店面,建到我们组里,其他小组也没得分!”

这样的困境,实行林权改革后,全省许多村委会主任都会遇到,一般最简单的办法就是“一刀切”,每座山场平均分到每个村民头上,对地段好坏的争议,则抓阄解决。

去年10月16日在芹田村,下派村支书庄新给出了他的意见:不分。

老支书吴义发第一个跳起来,拍着桌子对庄新说:“我当年当村支书的时候分得下来,你怎么分不下?你是不作为,你就是想偷懒!”

全体村民皆股东

庄新向吴义发也向村两委干部们解释:“不是我分不下,也不是我想偷懒,我如果图省事,按人头分过去就好了嘛。老书记,你想想看,那些搞一刀切分山的,最后是个什么结果?”

邵武某村退拨回200亩山场,分到8个村民小组,结果有的小组筹不到造林启动资金,又不允许别人进来承包,最后大量山场抛荒。


邵武市城郊镇党委书记薛信暹说,“一刀切”式分山埋下了无数隐患,近年来由此产生的村民矛盾冲突已经愈演愈烈。“分山之后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,一是砍树要开路,一座山场几十上百户人经营,容易产生纠纷;二是小户防火、防盗、防治病虫害难;三是各家炼山造林的时间不同,你家想放火,还得等隔壁家把树砍完。”他认为,林权改革亟需一种既能保障农民的经济利益,又能维护农村和谐稳定的方法。

2008年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推进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意见》指出:对不宜实行家庭承包经营的林地,依法经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同意,可以通过均股、均利等其他方式落实产权。

邵武市林业局林改办主任石金城说:“分山只是林改的手段,林农增收才是目的。国家林业局一位领导说过,均山、均权都是手段,均利才是林改的目的。”

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,庄新提出了一种新的林改手段:由合作社承包村集体的山场,用股权来代替分山。

林改提供发展后劲

吴义发告诉笔者,起初他认为,庄新提出的不分山,是历史倒退,“这不是吃大锅饭吗?”但他也了解村里的情况,有的农户分到山之后,或因为没技术,或因为不看好山林经济,要么把山抛荒,要么租给大户。经过庄新反复做思想工作,吴义发转变观念,积极拥护和宣传入股合作社经营。

在老支书的帮助下,在市、镇人大代表的积极宣传下,去年1月3日,芹田村全体村民终于达成了全民入股合作社经营的共识。

去年1月8日,芹田村芹林竹木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筹备会议召开,由户代表无记名投票选出理事会和监事会成员,村两委干部、村民小组长不参加选举,不干预合作社日常经营。

合作社刚成立,就对2012年退拨回来那386亩山场进行了招标,芹田二组的村民何荣辉以每亩955元的最低价夺标,承包了这座山场3年的造林抚育业务,这比村民自己造林每亩节省了200多元的成本。

加上2009年至2011年已经由村集体造林的山场,全部1545亩林地3年的造林成本,本应由全体股民(村民)承担,每股的股本金需要1115.9元,但为了降低村民入股门槛,避免出现有的村民因交不起股本金而转让股权,芹田村补贴50%,各村民小组补贴20%,最后,每股只需缴纳335元,全体村民就都成了合作社的股东。

为了让村民们体会到“分山”的感觉,合作社为每座山场制作了单独的股权证,发给村民。股权证里,详细标明了林场的地图、面积和位置等信息,让股民知道自己的山在哪里,有多少。今后,村里收回一座山场,股民就交新的股本金,合作社就做一张新的股权证,表明山分掉了。

“这么看来,山确实分了嘛,而且真正是均山到户了,形式不同而已,我们是在纸上分掉的。”吴义发哈哈笑着对笔者说。

合作社理事长吴家松表示,山场由合作社来经营,林下经济等更多的发展方式才有了实现可能。“合作社是小微企业,有央行的政策支持,以前林权证在林农手里,林地小而分散,因为风险大,银行不给贷款,现在不仅可以贷款,而且林业局做担保,还给贴息,有了资金,林业发展最大的瓶颈就解决了。”

合作社已经做好了芹田林业中长期规划,编制了森林经营方案,计划种植福建香樟、乐昌含笑等名贵阔叶乡土树种,重点推广林下种植金线莲、铁皮石斛、三叶青等名贵药材,发展林下经济,拓展林业生态功能,为休闲、观光林业打好基础。

薛信暹建议合作社探索多样化的经营方式,比如利用城郊优势,打造体验农场。

邵武市林业局副局长黄体瑜认为,去年《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深化集体林权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》指出,银行要对林业合作社进行贷款支持,芹田村芹林合作社有望成为这一新制度的实践突破口。


关于我们| 联系方式| 网站声明| Copyright © 福建支部生活杂志社
闽ICP备15025877号